印尼地方首长选举启动,多重安全风险应对建议

日期: 2020-10-16 浏览量:189 来源:辽宁省贸促会转自上海市商务委 走出去服务港 文字大小:

【编者按】印尼12月9日地方首长选举临近,全国270个地区将同步选出新一任省长、县长和市长。竞选宣传期已启动将持续至12月5日。鉴于目前印尼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国内恐怖主义威胁尚存,未来数周,印尼料将面临疫情防控、选举暴力与恐怖主义威胁的多重考验。

   2020年12月9日,印度尼西亚计划举行地方首长选举,届时在全国270个地区,包括9个省、224个县和37个城市(约占全国548个省县市地区的一半),选民将同时投票选出新任省长、县长和市长。正式竞选宣传期于9月26日起持续至12月5日。据悉,该选举原定于9月举行,但因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持续,印尼政府和下议院“人民代表会议”(DPR)于5月下旬决定推迟选举至12月9日。

  印尼普选监督委员会(Bawaslu)已发布选举相关暴力冲突的风险地图。其中,有40个选举相关暴力冲突存在“极高风险”的城市和区县,其中包括西爪哇省(West Java)万隆县(Bandung)、日惹特区(Yogyakarta)Sleman县、西巴布亚省(West Papua)马诺夸里县(Manokwari)等地区;有4个选举相关暴力事件存在“高风险”的省份:占碑省(Jambi)、北苏拉威西省(North Sulawesi)、中苏拉威西省(Central Sulawesi)和西苏门答腊省(West Sumatra)。

  此外,印尼国家警察总署(POLRI)还将廖内群岛省(Riau Islands)最大城市巴淡(Batam)、北苏门答腊省(North Sumatra)首府棉兰(Medan)列为“极易发生”选举相关暴力的地区;同时将中苏拉威西省(Central Sulawesi)首府巴鲁(Palu)、南苏拉威西省(South Sulawesi)首府望加锡(Makassar)、万丹省(Banten)南坦格朗(South Tangerang)列为“易发生”选举相关暴力冲突的地区。


新冠疫情与选举政治动荡

      尽管选举当局已发布针对新冠病毒肺炎的防护及社交距离疏远指南,但大型竞选宣传活动和集会,仍无法规避病毒传播的风险。7月6日,印尼普选委员会(KPU)发布一项普委会条例(PKPU),建议候选人选择在线视频的方式举行竞选宣传活动,但并未禁止其他类型的聚集性活动;9月23日,KPU对该条例修订,进一步禁止所有类型的集会和大型活动的举行,包括音乐会、艺术表演、集市、献血,以及政党的周年纪念活动等,以有效遏制新冠疫情的扩散蔓延。该条例还列出相应处罚措施,包括对活动组织者的警告、勒令关停或驱散违规活动,以及缩短违规候选人竞选周期等;修订后的条例还规定,将在控制社交距离和人群规模的前提下,允许有限数量的见面会、交流活动和公众辩论举行。然而,上述这些措施的执行严格程度还有待观察。

  各方还敦促印尼政府在普委会条例(PKPU)基础上,颁布一项政府管制措施(Perppu),以便为当局采取行动打击违规者提供更强的法律依据。印尼国民军(TNI)和警察已被授权驱散违反防疫条例的竞选宣传活动,并逮捕不遵守社交距离的活动参与者。KPU和普选监督委员会(Bawaslu)均呼吁安全部队严格执行防疫条例和管制措施。

  出于对新冠疫情担忧,印尼两大传统穆斯林团体“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U)和“穆罕马迪亚”(Muhammadiyah),均呼吁当局推迟地方首长选举。民间组织“选举和民主协会”(Perludem)也对选举工作人员缺乏个人防护装备(PPE)的现状担忧;截至9月20日,已有包括印尼普选委员会(KPU)主席Agus Budiman在内的92名KPU官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2019年10月卸任的前印尼副总统优素福-卡拉(Jusuf Kalla)也呼吁政府推迟选举;他认为,举行选举或将危及民众的生命健康,政府拒绝推迟选举将可能是“致命的”。

  印尼强硬派穆斯林团体“保卫印尼伊斯兰教士理事会运动”(GNPF-MUI)则指控现总统佐科(Joko Widodo)之所以拒绝推迟选举,是因为其长子Gibran Rakabuming Raka和女婿Bobby Nasution正分别在中爪哇省(Central Java)梭罗市(Surakarta)、北苏门答腊省(North Sumatra)首府棉兰(Medan)竞选市长;而包括“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212校友兄弟会”(212 Alumni Brotherhood)等其他强硬派穆斯林团体,则呼吁广大穆斯林不要参与选举相关活动。

  尽管多方呼吁推迟选举,但因许多政党已在竞选宣传活动上投入巨资,并对印尼总统佐科持续施压,政府已决意于12月如期举行地方首长选举。对此,印尼内政部长迪多-卡尔纳菲安(Tito Karnavian)表示,考虑到有240个地区的领导人任期将于2021年2月结束,如政府选择再次推迟选举,上述地区届时将由无决策权的代理首长领导,诸如与地方政府预算有关的决策,将须得到印尼内政部的批准。此外,地方首长候选人的支持者也可能反对当局任命的代理首长,从而增加了局部地区的动荡风险;不推迟选举也为了保障宪法赋予人民的投票和当选的权利。

局部地区恐怖主义威胁

      2020年以来,印尼安全部队的反恐行动仍未中断,印尼反恐当局对竞选宣传期和选举日可能出现的暴力事件和恐怖活动仍持续保持高度警惕。

  2020年3月以来,印尼国家警察总署(POLRI)特别反恐部队“88特别分队”(Densus 88)已累计逮捕超过150名嫌犯,凸显了恐怖组织“神权游击队”(Jamaah Ansharut Daulah, JAD)等效忠“伊斯兰国”(IS)的印尼本土极端组织,对印尼国内的持续威胁。据悉,警方逮捕行动涉及廖内省(Riau)、廖内群岛省(Riau Islands)、西苏门答腊省(West Sumatra)、北苏门答腊省(North Sumatra)、南加里曼丹省(South Kalimantan)、万丹省(Banten)、西爪哇省(West Java)和中爪哇省(Central Java)等多个于12月即将举行地方首长选举的地区。2018年,JAD武装分子曾企图在东爪哇省(East Java)岩望县(Pasuruan)地方首长选举期间,使用低烈性爆炸装置袭击投票站,但该计划最终流产;警方认为,袭击计划的取消或与警方在选举日之前数周加强的反恐行动有关。

  印尼国家反恐局(BNPT)还对该国中部的中苏拉威西省(Central Sulawesi)的恐怖主义风险发出警告。新冠疫情暴发期间,基地位于中苏省波索县(Poso)首府波索的恐怖组织“东印尼圣战组织”(MIT)仍在招募成员,主要通过社交媒体。2020年4月,2名MIT武装分子袭击了波索一银行的警卫,据信还绑架杀害了波索县Kilo村的2名农民。警方认为,以Ali Kalora为首的约13名MIT武装分子仍藏匿在当地丛林中。自4月初以来,约17人因试图加入该组织而被警方逮捕。

  在印尼最东部的巴布亚省(Papua),与分离主义组织“自由巴布亚运动”(OPM)武装分支“西巴布亚民族解放军”(TPNPB)有关联的武装人员,持续针对当局安全部队发动袭击,并对该省亚胡基摩县(Yahukimo)、大曼伯拉莫县(Mamberamo Raya)12月地方首长选举的准备工作构成威胁。此前,TPNPB曾宣布对8月下旬,亚胡基摩县(Yahukimo)Dekai区2名平民被杀事件负责,并称其为对印尼国民军(TNI)和警察在该县“间谍活动”的回应;TPNPB还据称于8月11日在该省袭击并杀害一名普选委员会(KPU)官员。目前,巴布亚省的紧张局势持续,爆发局部性暴力骚乱的风险仍然较高。

“抹黑”宣传与低投票率

       除新冠肺炎疫情、恐怖主义威胁外,负面或所谓的“抹黑”竞选宣传的影响、地方首长选举相关的虚假新闻的传播也令人担忧。在该国过去的选举中,泛滥的虚假信息曾引发不同候选人支持者间的冲突;而由于目前大多数竞选宣传活动将在线上进行,普选委员会(KPU)对社交媒体上越来越多的虚假信息表示担忧。对此,普选监督委员会(Bawaslu)定义了4种类型的“抹黑”宣传方式,包括:操纵“民族、宗教、种族、群体间关系”(SARA)、在宗教礼拜场所进行挑衅性布道、使用印有SARA相关信息的横幅、通过匿名账户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仇恨言论。而其中最常见的一类,是政客和宗教强硬派分子发表涉SARA言论,可能加剧当地紧张局势,并在竞选宣传期引发社区内部冲突。

  此外,即便12月如期举行地方首长选举,预计投票率也可能偏低。据“印尼调查研究所”(LSI)调查发现:在最近一次民意测验中,有46%的受访者表示因新冠疫情而对去投票站投票犹豫不决,或不太可能前往投票;另一机构“印尼政治指标”(Indikator Politik Indonesia)于2020年7月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则显示,63.1%的受访者倾向于推迟12月的选举。考虑到目前新冠疫情对印尼经济的严重冲击,以及公众对本次选举的感兴趣程度不高,这或将促使更多的候选人通过提供资金或补给品的方式换取选票,从而确保投票率。







打印
分享
返回列表